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君与道姑》混沌魔君索伦森 网盘 魔君与道姑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1-02-15 15:01:03

《魔君与道姑》混沌魔君索伦森 网盘 魔君与道姑精彩内容 连载中

《魔君与道姑》

来源:作者:南苇塘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阿刚,田慧慧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南苇塘原创小说《魔君与道姑》,主角是阿刚,田慧慧,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慧慧,尘归尘,土归土,贪恋红尘,只会形神俱灭,...展开

《魔君与道姑》免费试读

“慧慧,尘归尘,土归土,贪恋红尘,只会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我不管,我死得这么惨,我要他们都跟着陪葬。”阿刚嘴巴里发出一种低频率的嗡嗡声,大军只能看到他一张一合的嘴唇,却不知道他和道姑在说什么。

大军转身就往保安室里跑,他在桌子底下藏了一罐子黑狗血。今年开春,他奶奶上庙里烧香拜佛,回来的时候强塞给他的,说是庙里的和尚说他家今年有灾,拿这个可以挡灾。

大军奶奶曾经说过,鬼最怕黑狗血,阿刚欺负过他,但他不会以怨抱怨,他想救阿刚。

烟雨的桃木剑剑尖只是刺进风府半寸的深度,灵火再也烧不进去,她又不想弄出大动静吓到小区里的居民,只好用脚把阿刚踢进树后面的灌木丛里。

“慧慧,我已经帮你报了仇,你这样祸乱人间,只会对你不利,不要逼我把你打的灰飞烟灭,趁我跟你好好说话时离开凡间。”

“桀桀桀……”阿刚的嘴里发出一连串古怪的笑声,只听他重重的喘口粗气,“道姑,我死的好冤啊,我爸爸杀了我,我妈妈连一张完整的纸钱都不烧给我,到死了我才知道自己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多余的。”

“我不甘心啊,钱真的比命还重要吗?警察局我进不去啊,我想亲手杀了爸爸,让他也尝尝被人用油灯拘走灵魂是多么残忍和痛苦。”

“他们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这么讨厌我?”阿刚匍匐在地,后脖颈被烟雨死死按住不能动弹,锋利的指甲深入泥土之中,喉咙里发出一声声不甘心的哀叹。

“慧慧,你……你错怪了你的父母。”烟雨不知道怎么劝她,舔了舔嘴唇又说道。

“你爸爸杀了龙虎观的阴阳师,我猜最开始他根本就不知道会害了你的命。”

“你听我说完。”烟雨又踢了一脚不住挣扎的阿刚。

“你爸爸在菜馆里布置里风水聚财阵本来没有任何问题,坏就坏在他听信了鬼道的瞎话,想一夜暴富给你安定富足的生活,把你的生辰八字给了鬼道,没想到被他用来修炼邪术了。”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田慧慧打断烟雨的话。

“哎呀,这有点高深,你爸爸发现你死了之后就杀了鬼道,他绝对是爱你的。你赶紧离开凡间,若再不走,我只好超度了你。”

“桀桀桀,你要是有本事超度,不早就动手了吗?你当我傻吗?”

烟雨被人一眼戳穿,尴尬的笑笑,“嘿嘿,我的乾坤帽不在,看不到你的影子。”

“那你就别管闲事,滚开。”阿刚两手撑地,身子猛地一用力摆脱烟雨的禁锢,两脚离地,一下子窜到旁边的一棵树上,这时候大军气喘吁吁的跑来。

“道姑,给你这个来抓鬼吧!”

大军甩过来一个黑乎乎的袋子,迎面扑过来一股腥臭的气味,烟雨道姑大喜,条件反射,她的小舌头不由的舔了一圈嘴唇,这么纯正的黑狗血,真是难得,不知道味道如何啊?

临近傍晚,小区里下班下学的人渐渐多起来,烟雨不想引人围观,有了这个黑狗血,如同戴了阴阳帽一样,分分钟就能超度田慧慧。

“不!……”灌木丛里冲出个人影,一下子扑到烟雨的身上,冲击力把她手里的黑狗血给撞飞出去。

茅山宗的降妖捉鬼大师烟雨,只要能进嘴的东西她一律视为高贵的食物,即便她自己摔的狗啃泥,那袋黑狗血一点儿也没有浪费,全部浇在阿刚的头顶。

躲在风府里的灵火趁机点燃驱秽符,符箓在狗血的助攻下,把阿刚变成一个火人,压在烟雨身上的女人,嗓眼里发出恐惧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小区,“慧慧啊,我的女儿!”

于丽披头散发的冲进火海之中,大军吓的腿肚子打颤,推着烟雨快点把她给拉出来。

“不要紧,业火只烧鬼灵,对凡人一点危害都没有。”烟雨坐在地上揉她空空如也的肚子。

“啊?你确定?”大军一边驱赶议论纷纷的业主,一边大声质问烟雨。

“是啊!”烟雨有气无力的爬起来,灵火将田慧慧的执念烧的干干净净后,虚无的空中传来一声低低的哀叹声,之后归于平静。

被田慧慧附体的阿刚,抹了一把脸上的狗血,又看看自己的周围,茫然不知所措。

于丽则是趴在地上放声大哭,烟雨过来拽起她的衣领往楼上拎,“你这样做差点就害了慧慧,快点告诉我,是谁教你把慧慧执念形成的怨灵附在活人身上?”

“你杀了我的女儿,呜呜,我要替她报仇。”楼道门口,一直像只被虐死的小猫萎靡的于丽不知哪来的力气,操起墙边的一根拖布杆狠狠的砸向烟雨。

小道姑“呸”的一口浓痰吐到于丽的脸上,拖布杆砸过来的同时,烟雨抡起于丽把她抛向院子里小孩子玩的充气游泳池。

看热闹的人都傻了眼,现场静的只能听见于丽在水中拼命挣扎的声音。

烟雨撂下目瞪口呆的众看客急蹬蹬的直奔三楼,于丽家对门的防盗门差一点点就合上,烟雨道姑上去一把薅住门把手,用力过猛,竟把她家的防盗门给拆掉,“咣”的一声楼道里发出轰鸣声。

“交出那个人。”客厅中央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烟雨的桃木剑直直的刺向她的喉咙,老太太眼珠子一翻吓的昏死过去。

烟雨气急败坏的冲进房间一顿翻找,虽然没有阴阳帽傍身,她还是敏锐的发觉这个屋子里有一丝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六十几平的房间被烟雨搜了个遍,大军带着几个同事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往里看,小道姑的爆发力他们可是看见了,万一惹到她,下一秒被扔出去的就可能是他们。

“胖施主,你过来帮我一把。”烟雨皱着眉头看着顶棚的吊扇,她个子矮,够不着上面。

大军找来梯子,自己战战兢兢的爬上去,按照烟雨的交代,把一张黄符贴在风扇的扇叶上后,惊恐的抱着梯子躲到一边。

只见风扇无风自动,越转越快形成一个光影,“啪”的一下从里面甩出一个木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