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清女传》清女是什么意思 强受 清女传圣水

更新时间:2021-02-01 10:01:59

《清女传》清女是什么意思 强受 清女传圣水 连载中

《清女传》

来源:作者:于九鱼分类:现代言情主角:乔清鱼,乔清雪

主角叫乔清鱼,乔清雪的小说是《清女传》,它的作者是于九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心情颇好的她,双眼闪烁着明媚的光芒刚走到小院门口...展开

《清女传》免费试读

心情颇好的她,双眼闪烁着明媚的光芒刚走到小院门口,正在寻思是学堂,还是去藏书楼,就被一道粉色的飞影,“嘭!”的一下,给撞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啊!”的一声惊呼,从乔清鱼的嘴里溢出,侧身滚了两圈儿,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摔痛的小胳膊小腿,看了看衣服上的泥水,乔清鱼怒了。第一次用心的打扮,还没出门就成了这样,简直不可饶恕。

她迅速的抬头看去,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得意且不屑的笑脸,“咯咯,废物!果然是废物,路都看不见!”

乔清鱼的小手握了握,说她废物无所谓,但是毁了衣服,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这件白色的衣裙还是娘亲亲手给她做的,是她最珍视的东西之一。

“爹爹和娘亲不在,不装乖巧了?”乔清鱼讽刺道,伸手整了整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小手一晃,一根银针出现在了手指尖,眯了眯那双丹凤眼,向前走了两步。

微沉的小脸,不经意间露出的气势,让乔清心微微有发憷。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乔清鱼,在她的印象中,自己这位四姐,一直都是憨憨傻傻的,除了会和爹娘撒娇耍赖,被欺负了连脾气都不曾发过。

“你,你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乔清鱼附在乔清心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只是想警告你,即便你是我妹妹,也不要太过分,否则……”

“怎样?”

“哪天倒霉了而不自知!”乔清鱼说完,小手轻轻从乔清心的腰间划过,不做停顿,向门外走去。

乔清心在地上滚了几圈,“嗷嗷”直叫,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痛感才渐渐消失。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双杏眼尽是恨意,狠狠地盯着乔清鱼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曾回神。

此时,她才想起来,自己如今已经炼气一层,即便没有修习法术,对付一个连引气入体都不曾的人是绰绰有余,她怎么害怕的连出手都未曾有过?

“哼,乔清鱼,咱们走着瞧!”狼狈的小人,冷哼一声,迅速向东厢房走去。

周围依旧雾气朦胧,但是对于有修为的人来说,即便雾气再大,也无法阻止他们去观察周围的事物。

这争斗的一幕乔清鱼本以为无人知晓,却恰巧落入了一双清冷的杏眸之中,为她以后的生活带来了不少麻烦。

……

再说乔清鱼,自她离开清风苑后,便一直低头看着脏兮兮的衣服哀叹,心情有些抑郁。彻底打消了去学堂和去藏书楼的念头,开始漫无目的四处游逛。

她记得有人说起过,乔家有个非常大的花园,就在学堂附近。她不曾去过,此时却来了兴致,听说那里四季如春,风景如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她曾今看到过的美。

绕着学堂四周,走了一圈,才看到花园的影子。一双小腿飞快的跑了起来,眼前的景色让她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乔家的花园果然名不虚传!”乔清鱼蹲下身子,窝在花丛中,看了又看,闻了又闻,这里俨然就是一片花海。淡淡的雾气笼罩,仿若仙境,没有秋天的气息。如果不是早上,露水太重,她真想躺在地上再睡一会儿,这样的地方让人不想离去。

“站住!”

“啊!”

“咚!”

乔清鱼愣了愣,发号施令的声音和着惊呼声,倒地声,乔清鱼眨巴了下眼睛。不会吧?一大早的,谁家的熊孩子在这里打架,小孩子不是都应该在学堂吗?

“放开我,放开我!”女孩惊恐的啼哭声渐渐清晰,愈加凄惨,伴着男孩子嘲弄的笑声,无休无止的折磨着乔清鱼的耳膜。乔清鱼终于按耐不住了,咬咬牙站了起来。

“住手!”一声清喝,乔清鱼皱眉向不远处呆住两小人看去。一个三岁的女孩趴在地上,衣服脏乱不堪,发丝凌乱的遮住了半张小脸,即便如此,乔清鱼还是认出了她。男孩子五岁左右,似是有些眼熟,“你们在做什么?!”

趴在地上的小女孩见有人出头,反应迅速,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向前跑了两步,一把扯过乔清鱼,将她往前推了一把,紧紧的抓着她的衣服,躲在她身后,露出一双眼睛,紧张的看着不远处的小男孩。

如此粗暴的动作,使得乔清鱼楞了一下,木然的回头看了乔清雪一眼,倒也没有多说。

“咯咯,我当谁呢?原来是我们乔家的废物!”小男孩反应过来,看清来人,一下子从紧张的神态恢复到了刚才张狂的模样。显然他是认识乔清鱼的,但是并不把眼前的小人放在眼里。

“怎么?想救她?”小男孩往前走了两步,乔清雪惊恐中,又将乔清鱼往前推了一下。

乔清鱼静静地站着没出声,审视的盯着小男孩片刻。那眼中异常的兴奋和不知所谓的愤恨,以及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的身体,都让乔清鱼觉得有些难以理解。

“想又怎样?”

“咯咯!那就把你们欠我的都还给我!”一股暴戾之气从小男孩的身上蔓延开,小男孩修为不低,乔清鱼显然不是对手。

周围灵气激荡,乔清鱼只觉得身形不稳,“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五腑六脏一阵剧痛,“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血腥气在口腔内弥漫。

“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乔清鱼默默的在心里为自己哀悼片刻,“到哪里都不得安生!”

“炼气六层么?!”乔清鱼思绪转的飞快,很快从看过的书籍上判断出了小男孩的修为,如此看来他的资质应该不错。

痛苦的闷哼了一声,乔清鱼也没忘记身后的乔清雪,回头看去,乔清雪还是刚才的模样,除了脸色更加的苍白外,身体不断的在向后退,她稍稍放心了一些。

随后有些气闷,一双小手握了握试图起身,然而还没起来,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她的背上,顺道碾压了两下。一阵剧痛再次传来,乔清鱼撑在地上的小手大片的皮已经刺破,混杂着一些灰尘和沙粒,疼的她险些落下眼泪。

“你,你就不怕我爹……”

“怕?咯咯,可惜家主和主母如今都不在乔家,你一个废物,我倒要看看谁能来救你。”小男孩十分的嚣张,下脚越来越重。

乔清雪此时还在小心翼翼的后退,时不时的看看周围的景物,似是觉得安全距离已经够了,突然转身,快速的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里。

“呵呵,你救的人跑了,心情如何?”小男孩望着乔清雪远去的背影乐了,张狂的笑了几声,蹲下身子饶有兴致的欣赏乔清鱼的惨状,眼中的兴奋更加明显,“这就是你们直系子弟的做派!真让人恶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