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傲娇王爷太难追 总受 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1-01-28 20:03:58

《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傲娇王爷太难追 总受 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冰山攻 连载中

《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

来源:作者:叶汀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钟善,夏侯钰

《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是叶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精彩章节节选: 钟道远没好气的瞪了眼沈氏:“你还好说,让你看好善...展开

《宠妃无度:腹黑王爷难伺候》免费试读

钟道远没好气的瞪了眼沈氏:“你还好说,让你看好善儿,你却让她给跑了,你知不知道她这一跑后果有多严重?再过几日便是婚期,到时候善儿上不了花轿,整个钟家就等着问罪吧。”

“老爷,瞧你那紧张的模样,没这么严重吧。”沈氏有些不以为意。

到底妇道人家就是妇道人家,钟道远怎能期盼沈氏能明白这其中的厉害。

“今日若是再找不到善儿,便由菲儿代善儿上花轿吧。”

“这可不行,我就菲儿一个女儿,老爷,平素里你也是最疼菲儿的。那端王生性凶残,面貌狰狞,您可不能害了菲儿。”

沈氏拒绝,怎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女儿代替钟善那小孽种嫁给那生性残暴、嗜血素有活阎王之称的夏侯钰。

她的女儿要嫁,便也是要嫁给绝世无双的男人。

吓哭小孩活阎王的夏侯钰可不在沈氏的考虑范围内。

恰是这时,敲门声响起,钟道远原以为是寻找钟善的人回来了,连忙去开门。

不料却是管家来报:“老爷,端王的侍卫暮山来了,他要见老爷您。”

**

到了客厅,钟道远见着暮山,颇为忐忑不安的问道:“暮山侍卫,不知您此番来,王爷可是有什么吩咐?”

如今钟善不在,钟道远心虚,说话都没底气。

“王爷让我来通知您一声,钟三小姐在王爷那里……”

“……”

深夜,凉薄。

钟善两眼放光的看着窗外枝头上的月光,咂咂嘴,甚为无趣,了无睡意。

穿越过来三天,在得知她要嫁给一个丑陋不堪,能把小孩子吓哭的活阎王,老男人之后,钟善除了睡,便是寻思着找办法出逃钟府。

现在跑出来是跑出来了,可阴错阳差又落到了这里,不知道刚刚那个男人是好人是坏人,会不会对她怎么样,或者是把她卖掉。

钟善还是很不安。

而且,这几天睡多了,虽然很累,但还真心睡不着。

眨眨眼,突然间一道黑影从窗外闪过,钟善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身:“是谁?”她惊呼出声,没人!!

眼睛骨碌骨碌的转着,好奇心作祟,钟善利索的穿上衣服,朝黑影追了出去。

半天,没有寻到那黑影,反而她迷路了,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

王府后院有点大。

而且,黑乎乎的,怎么看都是一样的,怎么破啊?

钟善心里着急,这时,不远处又闪过一个黑影,这回钟善连忙追了上去,躲在一颗树后,暗夜模糊,月光的倾洒下,那宛若仙人之姿的男人,不是今天被她缠上的男人夏侯钰还能是谁?

一黑一白,两者交锋,打的不相上下,钟善呆呆的看着那霸道狂拽吊炸天的夏侯钰,眼冒桃心,大眼睛只差没有黏到夏侯钰的身上。

吞了吞口水,花痴的看着夏侯钰,不由地想起于麻麻新版神雕侠侣,甄志丙夸小笼包的那句台词,‘世间怎有如此出尘绝艳之女子’现在用来夸眼前的男人最适合不过的了,不过前提是把女子,改成美男。

“看够了?”

声音从耳畔响起,“唔……”钟善老实摇头。

这样人神共愤的美男,怎么能够看够?

不过眨眨眼,刚刚的帅哥呢?跑那里去了?

猛地瞪大眼睛,钟善回头看到眼前的男人,吞了吞口水,哦多kei,夏侯钰什么时候到她身后的?她怎么什么都没有察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失传已久的瞬间转移?

感受到男人冷的可以把人冻僵的气息,钟善打了个寒颤:“那个……那个……公子,我只是出来赏月的,你瞧,今天的月色多……多……好啊……”

钟善指着天上不知何时乌云密布,看不见月亮身影的天空……霎时,一阵雷鸣闪电闪过,轰隆一声极响,照在夏侯钰的脸上莫名的有些吓人。

钟善抽了抽嘴角,感觉头顶上有几只乌鸦飞过。

这老天爷太不给面子了吧?

想起电视里那些偷听,好奇害死猫的桥段,顿时,钟善就泪了。

哭丧着脸,‘啪’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大眼汪汪:“公子,奴家真的是路过的,我什么都没有听见,没有看见,我发誓,以我的人格做保证。”

别怪她没骨气,只怪事实太坑爹。

“……”这货真的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起来。”

男人俊美如俦的脸暗夜里看不清情绪。

钟善仲怔片刻,眨眨眼,有什么东西湿湿的掉在她脸上,‘轰隆’天空届时下起了滔天大雨。

钟善缓过神来时,夏侯钰只剩下一个背影。

“公子……公子,你等等我……”

顾不得太多,钟善追了上去。

她不认识回去的路,可不能在这里淋雨哇!

云飞阁。

“公子……”在夏侯钰关上门最后一刻,钟善一只手横了进去,阻止夏侯钰关上门动作。

两条直眉微拧,夏侯钰松了手。

钟善嘿嘿一笑,跟着夏侯钰进屋子。

九月的天微寒,身上淋了雨,湿气重,浑身打了个寒颤,两条细腿儿哆嗦着。

双手环胸,磨蹭着两条胳膊取暖,钟善溜圆的杏眼打量着四周。

好漂亮的屋子,比她那间气派多了。

钟家是古董世家,自小被熏陶,对这方面钟善也略懂一二。

届时一打量,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精品。

不过现在不是欣赏古董的时候。

“那个……公子……”

钟善抬起眼皮看过去,脸一瞬爆红!

她想说她好冷,有没有衣服可以穿。

可是,眼前这个旁若无人,正在换衣服的果男是怎么回事?

上身裸露着,白皙的肌肤六块腹肌结实完美到爆,还有那人鱼线是怎么回事?

继续往下……哇哇,她快看到什么不良的东西了……

羞涩的捂着眼,连忙转过身,钟善从指缝间露出眼睛,“公子,奴家不是故意的……”

险些忘了这不是比基尼横行的二十一世纪啊,男人的果体是不能随便看的。

黑线,一头的黑线。

夏侯钰睨着背对着他的小身影。

“过来。”

男人霸道的口吻,毋庸置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