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宠妃倾国色》系统宠妃要倾国倾城 女王受 宠妃倾国色BI

更新时间:2020-07-15 12:07:59

《宠妃倾国色》系统宠妃要倾国倾城 女王受 宠妃倾国色BI 已完结

《宠妃倾国色》

来源:作者:暮色妖娆分类:主角:冷然,安若

主角叫冷然,安若的小说是《宠妃倾国色》,它的作者是暮色妖娆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异界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安若揉了揉发痛的额角,苦笑出声。 师父还真给他留下了个大麻烦! 几天前,他的爱狐无辜地被芊语那小魔王捉去做什么换血试验,结果生生...展开

《宠妃倾国色》免费试读

安若揉了揉发痛的额角,苦笑出声。

师父还真给他留下了个大麻烦!

几天前,他的爱狐无辜地被芊语那小魔王捉去做什么换血试验,结果生生地去了半条命;

昨天安凌的乌鸦被熬成了汤不说,还炸了屋,伤了人;

今天又是金陵国三王子,师祖的关门弟子公孙玥中毒被劫,还顺手牵羊将那血脉纯正的千里宝驹。

质地金良,毛色纯正的白色千里宝驹啊,被弄成了个斑驳身姿的五花马回来……

这俩小祖宗,打舍不得,骂也舍不得,即使把安凌伤得那么重,也只是头痛地罚罚抄书,可这次……

安若头痛了,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次座上的公孙玥。

这次她俩把人家个小王子给弄成这样,不重惩下怎么平息那看似脾性四平八稳的三王子的怒气呀?

\"马上向三王子道谦!\"安若不容置否地沉声道。

心里凉凉地向身上天祷告着,不管如何,先按抚着吧,等师父回来,等师父回来就好了……

\"对不起,我们错了。\"地上跪着的两个小小身影同时出声,右边的金色浅影拉耸着脑袋垂面朝下,眼睛更是一动也不动地盯着青石地板,仿若不将青石地板盯出个洞来不甘心。

左边的紫色身影同样拉耸着脑袋却是有气无力地扬起,浅紫水眸滴溜溜地在厅里众人身上转了又转,最终落在安若那无奈又恨铁不成钢的薄唇上。

公孙玥好奇这两姐妹的表情迥异,一个垂头敛目,一个举眼四望,看似正常,却又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安若唇角抽了抽,尽管风度如他,亦只能无言且无奈地叹气。

师父呀师父,您老人家就快回来吧……

\"有点诚意。\"安若的声调又沉了些许,清冷得如堂外霎时呼啸而过的冷风,冻得人忍不往瑟瑟发抖。

\"对不起,我们错了,请原谅!\"两人再次异口同声,堂内众人直翻白眼,嘴角忍不住地又抖了抖。

众所周知,三公子四公子犯错承认错误准则一:对不起,我们错了!

准则二:对不起,我们错了,请原谅!

准则三:对不起,我们错了,请原谅,下次不会犯了!

下次不会犯,不代表不使坏!

只是,使坏的招术绝对不会雷同而已。

上邪浓眉紧皱,非常不满地看着这一家子上演的\"父\"严\"子\"乖张的画面。

公孙玥唇角一直保持着那抹好看的上扬弧度,却看不出喜怒,精明的眸光不自觉地落在某个浅紫的身影上,探究着她动作言语,那小嘴儿细小得微不可见地轻轻一撇都没能被他落下。

只见她紫色杏眸带着研究审视般滴溜溜地往众人脸上一一瞄去,正大光明得仿佛她做的不是错事,而是件为民除害的功德。

坏心眼,活沷,可爱,胆大,调皮几个字不期然地出现在他脑海里。

对,这就是她,大胆得敢只身两人去劫对她们而言显得庞大无比的队伍;坏坏肠子居然想得出在他身上下这种痒死人的毒;调皮得将他的银白当真弄出个五花七彩来。

而此时,那可爱的言语,活沷可爱的表情更是在无形中便已深深牵动着他的心绪。

“这次绝对不再估息你俩。”安若冷声道,无奈地直叹气,对她俩的调皮捣蛋恨得牙痒痒,又怜惜疼爱这两个小家伙到极点,他到底该拿她俩怎么办呢?

师父,快回来吧。

安若再一次在心里祈祷着歌舒离的早日归来。

“冷然,点几个香炉来,放头上,三柱香,谁要是敢给我弄坏使诈就直接扔蛇窖里去。”安若狠狠心,冷声道。

冷然嘴角抽了抽,调皮的小魔女终于要被疼爱她们的大公子身体力行的处罚一次了?

他那个心里呀,这什么总是止不住地想要笑呢?!

他清楚地记得,昨天他抱着二公子从悬在半空中的鱼网里跳下来时,一脚刚好踩进四公子设的扑鼠夹里。

结果今天他的脚肿得比猪蹄的肉还多,还痛得几乎无法行走。

安若站起身来,对着正愣愣凝视着那抹浅紫身影的公孙玥抱拳一辑,“三王子请随在下移步厢房稍作休息,待家师回谷,定亲自去赔罪。”

“呃……啊……”公孙玥突然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思绪,脑海里轻飘飘地飞过那句“点几个香炉来,放头上,三柱香……”等这些字眼。

他又瞅了眼厅堂中央那两个令人心揪的小小身影,要头顶香炉三柱香,对这么小的她们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

忍不住,他的目光又不自觉地落在了那紫影的小脑袋上,那么细小的雪颈,能顶得起一个香炉不?

想到要她顶着那个与她小脑袋大小一般的香炉,他的心,就狠狠地一痛。

“大公子,我看,算了吧,两位小公子都还小,不懂事贪玩,情有可原……”公双调和玥亦站起身来,与安若长身对立。

相信他这个当事人都说话了,安若应该不会再为难她了吧?

安语乖巧地听着,樱桃儿小嘴轻轻一跃,又快速落下,恢复平静。

唐芊语拉耸着脑袋注意着还在主位座后长身玉立的冷然,两眼放出猫发出耗子时的兴奋光芒。

向来冷漠得面无表情的冷然,嘴角居然有个向上跃起的弧度—他……他居然笑了?!

唐芊语惊讶得早已忘了次座前的两条祈长身影,满心满眼凝视着冷然带着浅淡冰冷弧度的嘴角。

好啊,好个阴险的死冷然。唐芊语在心里狠狠地咒着冷然。

她可以肯定,他,在幸灾乐祸。

冷然冷不丁的一个寒颤,鼻子痒痒的让他直想打喷嚏。

他条件反射般地举目四望,俏然打量着四周的一切,冷不丁然地对上一双诡异得带着闪闪光亮的淡紫水眸,心里又一阵恶寒,身子又忍不住地抖了抖。

他在心里暗叫糟糕,怎么这么大意让这双毒眼给缠住了呢?

看来,以后有他受的了……

公孙玥的眸光不自觉地随着紫影一移一动而移动,当他不自觉地跟着她的眸光落在一身黑衣夜行装的冷然身上时,心里一紧,不悦感油然而生。

他毫不自知地蹙起浓眉,自然而然地对冷然全身上下打量了个仔细。

只见他五官端正,剑眉星目,鹰鼻薄唇,却混身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冷意,还算清俊的俊脸上除了冷漠外再也找不出一丝多余的表情。

只是,她为什么会对着他发呆?

“呃……既然三王子都这么说了,那就减为一柱香吧。”安若也乐意顺着杆往下爬,天知道他虽然恨她们的调皮,却又心疼怜惜得紧,哪舍得罚呢?

不过,样子,还是要做足的。

公孙玥紧抿着薄唇,看了眼地上跪着的小人儿,又别有深意地扫了眼冷然,轻轻地一点头算是应承。

他知道,这应该是安若的底线了。

他,不能管得太多。

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虽然心还是有那么点小痛小痛。

“请三王子随在下去厢房休息,不过几日,家师定然赶回。”安若又轻轻一辑,作出个请势,侧身一旁,让公孙玥先行。

但他犀利的目光任是没错过适才三王子看冷然那带着些许敌意的眸光。

敌意?

三王子与冷然?

他想不透。

公孙玥目光从冷然身上移开,又瞟过那抹紫影,神情自若地道“那就劳烦大公子了。”回礼抱以一拳,轻抚衣摆,随安若往外走去。

唐芊语与安语对视一眼,看着从她面前缭袍而去的潇洒身影,沉稳中带着浓浓无奈的脚步声正一步一步向外踏去。

两人相视一笑,随即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身子往下一沉,跪坐在小腿上。

小手儿握成拳,很不满地敲打着自己跪得发麻的腿。

向门外而去的脚步声突然顿住,唐芊语与安语咻地一声又挺直脊背,绷紧身板,跪得毕直毕挺。

“辳思楚念等四人护主不力,同罚。”

“冷然,你监罚,谁要是敢放水,就自己去蛇窘呆着。”安若嘴角挂起浅浅的笑意,温文尔雅。

他知道,在他与她们擦身而过的瞬间,她俩就放松了身板跪坐在腿上,小手儿还轻轻地捶着发麻的双腿。

尽管她们的动作已经放得极轻,但武功修为如他,又怎能听不见那微乎其微的声响呢?只是,说了要罚,就当是给她们一个真真正正的教训吧。

是夜,清凉如水。

清冷的苍白的月华伴着朦胧中若隐若现的红枫在夜风里飒飒地刮过树稍,在树顶上空盘旋一阵,嗖嗖地又旋开。

按照时节来算,此时已是深秋。

离谷四季如春,在温度上没能给人什么季节变化的差异。

早晚略比白天冷凉些许,但在植被里,仍是一如平常四季。

而此时,唐芊语头顶清冷的月光,一个人孤寂如暮秋小草般,楚楚艾艾地坐在树叉上。背靠着树杆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她刚从厨房胖婶那里偷来的果子酒。

她目光空洞缥缈,看着天上的月光,心底深深的思念开始泛滥。

昨天在树林里,安语问:母亲的抚摸是怎么样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