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化作妖卿觅愿图》 调教 化作妖卿觅愿图强受

更新时间:2020-04-09 18:02:58

《化作妖卿觅愿图》  调教 化作妖卿觅愿图强受 连载中

《化作妖卿觅愿图》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Lu笑笑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白泽,玉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Lu笑笑原创小说《化作妖卿觅愿图》,主角是白泽,玉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嗯?”冷月白望向未睁眼的司空忘见:“我只是在疑惑,未说你是妖人,村妖为何信了?难道妖人和人长的一模一样吗?” “一样。” “身...展开

《化作妖卿觅愿图》免费试读

“嗯?”冷月白望向未睁眼的司空忘见:“我只是在疑惑,未说你是妖人,村妖为何信了?难道妖人和人长的一模一样吗?”

“一样。”

“身为妖的牠们不可能分辨不出吧?”冷月白的好问,起劲了:“那妖人和妖怪有什么不同?还有,为数不多的妖人是什么意思?”

“妖人和妖怪肯定不同,一个是大妖,一个是小妖。”司空忘见睁眼,与冷月白淡淡对视:“它们中间还有一种妖形人。”

“妖怪、妖人和妖形人?”

“从低等级到高等级算起,是妖怪、妖形人到妖人。”司空忘见说:“妖人为数不多是因为需要很高的修为才能进化成妖人,且妖人的长相和人没有差别。而你,是属于妖形人一类,修为不用很高。小妖更不用说了,就是单纯的妖怪模样。”

“那为何妖人只会找妖人?”

“妖人有机会得道成神。妖人以下,没有机会。妖人会找妖人自然是要打架。山海界不知何时有这样的规则,打架者谁输了,谁就要送出自己的精魄,而精魄一旦送出,妖人就会退化成妖形人。不送出的也有,那就是选择玩命了。”

“大多数的妖,都是不送吧?!”

司空忘见弯唇:“猜对了。所以,妖人和妖人打架,必定有一个会死。别以为人要尊严,妖也要。还有一个非常重点,就是有些妖人的精魄属于心愿之魄。而有心愿之魄的精魄,被妖人吃了,修为增长的更甚。”

“心愿之魄?”冷月白跟着念了一遍。

“心愿之魄只有心底良善的妖人才会有。至于怎么良善,当然就是干净的自行修炼,不以食用别的妖人精魄修炼。但是在山海界,已经很难找出干净的精魄。”

“你见过吗?”

司空忘见陷入回忆,眸中飘浮着一层云雾。片刻,才慢慢散去,他微垂下头笑了一声,那一声有些气馁,他道:“没有。”

司空忘见神情的变化,冷月白尽收眼底:“也许还有,只是你没有遇到。”

“也许吧!”司空忘见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看向月白:“有幸能遇上心愿之魄,说明那妖有成神的资格。”

“如果,没有成神资格的妖得到了有心愿之魄,也一样没有资格吗?”

司空忘见点头。

“那白泽是什么?还有那穷奇,为何牠要紧追着白泽不放?”

“白泽是妖兽,且牠是神兽。而穷奇是妖人,还是凶兽,牠的坏名声没有一界是不知道的。”司空忘见一说到穷奇,整张脸沉了下来:“千年前,五大妖兽被天道选中为守护各界的神兽,白泽就是其中的神兽。可牠们在登天成神的那一日,穷奇出现并与最后才登天的白泽打了起来。”

“按理说,白泽即是神兽,不可能打不过凶兽。”

司空忘见摇头:“这层我也不清楚。”

“穷奇选择对白泽下手,是想夺了牠的精魄?不是说,没有资格的妖兽,即使吃了精魄也无用吗?”

“神兽精魄,可以净化所有污浊。”

“白泽打不过,所以宁愿以血肉之躯封印穷奇。”冷月白不由自主的摸向手腕上的白玉珠,那触感温温润润,她低低道:“婆婆到底要我找到白泽干什么?”

“我看你的玉笔和白玉珠就不简单。”

司空忘见一提,冷月白立马警惕的瞪着前者。

“你不用这样瞪着我。”司空忘见尴尬的笑了笑:“我不觊觎你任何东西。”

“那你为何要我和你们同行?难道你会没有目的吗?”

“我只是好奇,为何你会在一夜之间就成了妖。当时也想过,你会不会是因为白泽之光,后来仔细想了想也不太可能。白泽之光对妖怪或者神仙有用,你区区一个凡体,不可能会受此影响。但是。”司空忘见顿了一会:“你婆婆是妖,是一只松鼠精,所以,你有可能本就是妖,只是被施了法,白泽之光的出现换醒了你的本体。”

冷月白就司空忘见的说法,回想了一遍田婆婆临终前对自己说的话,她说,自己本来就是现在这般模样,所以,司空忘见说对了。思及至此,冷月白沉下脸:“所以,婆婆和我说的话,你全都听到了?!”

司空忘见一脸难为情的笑道:“我只是不小心听到,你信吗?”

“你觉得我信吗?”

“那你觉得我应该要怎么做,你才会信我?”

冷月白移开目光,思绪忽然乱了。因为她根本没想过要要求忘见做什么,她会质问他,只是想知道,他邀请自己同行,到底是不是觊觎婆婆留下来的遗物。

“怎么不说话?”司空忘见问道。

冷月白正想说算了,却见司空忘见在靠近自己,还伸手想要碰自己头发上的玉笔。她气的一挥手,就是一道白光飞出。司空忘见反应及时的侧过身,没中要害,衣服却被划破。

“刚才还说不觊觎我的东西,现在又想拿我玉笔,你觉得我很好骗吗?”冷月白冷声质问道。

“对不起,我冒失了。”司空忘见诚恳的道歉:“我是见你的玉笔在发光,不信你自己看看。”

冷月白半信半疑的摸向玉笔,玉笔给人的触感也是温温润润。还未将玉笔置于眼前,它的亮光已经射进冷月白的眸中。玉笔上微弱的白光忽明忽暗,如果在白天,根本发觉不了。

“之前没有光的。”冷月白抚摸着玉笔,眼神怀念。

突然,一声‘吼’叫响彻天际。司空忘见和冷月白都被嚇得全身心抖了三抖。

“什么声音?”冷月白握紧玉笔,眼睛警惕的巡望四周。

司空忘见未作声,透过枝繁叶茂,谨慎的打量起四处。过了良久,这里除了风声还是风声,那吼声也没再响过。

这一声,直达了冷月白的心底,令她提起的心,久久不能落下。

司空忘见看了一眼天色:“夜更深了,指不定是什么大妖怪乱吼叫。”

话落,信村村口那边开始有了动静。司空忘见和冷月白便只能将先前的话题摁压不提,静静地观察信村的动静。

村妖们陆陆续续的被赶到村内的空地上,在村妖们跟前站着一只女妖,与狌狌有些相似,但不是人脸,而是猴脸。

女妖手里领着一个黄色的大布袋,似乎不轻的布袋被她重重放下。牠双手叉腰气喘吁吁了一阵,才冲村妖们道:“哭什么哭,我都没哭呢!都给我闭嘴!要是再引来那妖人,我就将你们统统杀光!”

那些低泣的村妖被嚇得不敢出声,但还是止不住的哭,仔细一听,还是能听到有些村妖在低低的呓语,左右不过都是那几个字,我的孩子。

冷月白见此,握住玉笔的手紧了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