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废柴狂女,嚣张异世行》废柴狂女 娘受 废柴狂女,嚣张异世行小顶

更新时间:2020-03-20 12:05:59

《废柴狂女,嚣张异世行》废柴狂女 娘受 废柴狂女,嚣张异世行小顶 已完结

《废柴狂女,嚣张异世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香林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冷府,那对

经典小说《废柴狂女,嚣张异世行》由香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府,那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黄金千两,你还真敢要价啊!”看着冷清菡,男子的嘴角微微的抽搐,难道她不知道黄金千两代表的含义么? “那你的意思是你认为你的命不...展开

《废柴狂女,嚣张异世行》免费试读

“黄金千两,你还真敢要价啊!”看着冷清菡,男子的嘴角微微的抽搐,难道她不知道黄金千两代表的含义么?

“那你的意思是你认为你的命不值千两黄金了?”微微挑眉,这句话可是真的让男子无话可说了。

说值,那么自己就必须要付出这千两黄金的代价,虽然说这对他还说真的还不算什么,但是被人这么敲诈还很是不甘心;若说不值,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的命不值钱,那可是会让他更加的憋屈的。所以现在他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的了。

“想好了答案就赶紧走,我大半夜的,我准备休息了。”她可是累了一天了,没有时间来应付这个人,本来自己根本就不想去救他,若不是他耍了些手段,自己根本就不会去管他的死活!

看着眼前这个一点都不待见自己的少女,再想想曾经的传言,这一刻男子真的觉得传言是不可尽信的,这样的女子若是花痴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不花痴的女子么?

“怎么还不走?”看着还赖在自己床上的男子,冷清菡终于怒了,她已经帮他包扎了伤口,现在他完全能够离开了,那瓶金创药可是她那早逝的娘亲留下来的,效果可不是一般的药能够比的,怎么治好了上还赖着不走?

“衣服!”看着自己身上染满血迹,并且破破烂烂的衣服,男子眼神一暗,一会这么离开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事来呢,所以坚决不能这么走。

“靠,死妖孽,救了你还不行,你这么多要求,你当老娘这里是慈善堂啊!”看着这个长相妖孽的魂淡,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强迫自己救他,让自己染上了一身的血腥味就不说了,现在竟然还找自己要衣服,自己一个女人哪里来的男人的衣服。

“我不管,反正今天你不给我准备衣服我就不离开了,若是明天来人的话,不知道谁的损失比较大一些。”虽然传闻中这个女子是花痴,经常追在男人的身后,但是却从来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传闻,所以他就不信她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名节。

果然在男子说了这些话之后,冷清菡的额角暴起了大大的十字,但是她却是完全没有办法,因为自己打不过他,没有办法将他赶出去。

“衣服是吧。好,我给你找!”看着男子,她的嘴角忽然绽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先说好了,我若是帮你找来了你不穿的话,那你就等着好看吧!”

男子耸了耸肩,表示答应,反正他只要有衣服能够离开就好了。

冷清菡凭借自己的记忆,找到了一身自己只穿过一次的衣服,这是以前那个好姐姐为自己准备的,一身大红,而且样式还是俗气的不行,穿在身上怎么看够觉得很花痴,所以“她”只穿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穿过了。

随手递给了坐在床上的男子,“这套衣服我只穿过一次,你愿意穿就穿走,若是不愿就自己去找衣服。”

看着手里的红衣,男子的嘴角狠狠的抽搐着,他跟肯定这个女人绝对是在整治自己,这明显是女子的衣服,而且这个样式还是俗气的很。可是他绝对相信,自己若是不穿上的话,这个女人绝对会这么将自己赶出去的,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还是乖乖的穿上吧。

看着就要在自己面前换衣服的男子,冷清菡炸毛了,“你丫知道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有别,知道不知道什么是羞耻心,你面前还有个女人你就这么毫无顾忌的换衣服!?”

微微的看了她一眼,男子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而是淡淡的说着,“刚刚不都是看过了,你说我身上哪一处你没有见过、没摸过?”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她无法反驳,这还真是没错,他的身上还真的没有那一处是自己没有见过的……

“好了,换好了衣服你就可以滚了!”对于这种毫无羞耻心的男人,她绝对不需要客气的。

看着一再赶自己的女子,男子心中有点难过,自己真的那么不招她待见么?明明自己一见到女子纠缠他他就会觉得很烦,但是为什么遇到这么一个不纠缠他的女子,他却是更加的难受呢?

解下腰间一块白色的玉佩,放在了冷清菡的手中,“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轩辕灏,等我……”说完他飞身离开,留给冷清菡的是一扇敞开的窗户。

冷清菡看着窗户的方向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什么?问她为什为毛回不过神来?还不是因为轩辕灏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那就等我回来娶你!霎那间,她的心中好像有无数只驼羊呼啸而过。神啊,他果然就是一个麻烦!

最后,冷清菡无奈之下,只能够关上窗户去睡觉了,并且在睡梦中都暗叹自己的多事。

次日清晨,但冷清菡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一团乱了,哭闹声,叫喊声,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吵得她不得安生。

随便拉住了一个丫鬟问了问是怎么了,结果得知消息说二夫人昏过去了,一句话就让冷清菡变了脸色,看来自己曾经是给了那对母女太多的特权了,竟然你让她以冷府的女主人自居,也不看她配不配。

“菡儿,怎么了?”不远处走来的冷天寒看着冷清菡冷凝的表情,不由的有些担忧,是什么人惹到了他的菡儿了么?

“爹爹,姨母以冷府的二夫人自居的事情你知道么?”危险的眯起眼睛,看来那对母女的胆子真的要比她想象中的要大呢!

“知道,”无奈的叹了口气,菡儿好像在投水之后失去了不少的记忆,“你忘记了么,当初爹爹为了这件事大发雷霆,还是你以死相逼爹爹才没有当中否认的。”

冷清菡一愣,不由得皱了皱眉,曾经的自己还真的是被那对母女蛊惑的不行,看来是时候搓搓他们的锐气了!

“爹爹,一会将家里的下人都召集起来,我有话说。”长久以来“冷清菡”对那对母女的放任已经让他们忘记了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了,竟然妄图取代娘亲和自己,她们配么!?

“好。”虽然不知道女儿要说什么,但是只要是女儿想要的他都一定会去满足,因为菡儿是妻子留给自己唯一的宝贝,曾经他没有办法保护妻子,现在他至少要保护好菡儿,让她开心的过着每一天。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冷府里所有的下人都被叫到了前厅。因为管家并没有说召集他们有什么事情,所以每一个人都是异常的忐忑不安,他们担心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大家不用紧张,”就在大家胡思乱想的时候,冷清菡的声音响起,奇异的安抚了在场所有人的情绪,“今天将大家找来是有件事情和大家说一下。”

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冷清菡的表情有些冷漠,“今天我听有人称呼姨母为二夫人,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大家一下,冷府只有一个女主人,那就是我已逝的娘亲,除此之外冷府不会再有女主人!”

“可是二小姐,这二夫人在冷府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您怎么能够这么的抹杀二夫人的功绩啊。”一个却却懦懦的声音响起,但是话里话外每一句都是指责,好像是冷清菡做了什么对不起莫舞幽的事情一般。

“你是……?”

“回二小姐,奴婢是二夫人的贴身婢女。”虽然语气依旧恭敬,但是却带上了一丝高傲。

“姨母的贴身婢女么?很好!来人给我张嘴!”看着站在那里的少女,冷清菡眼中满是冷漠的神色。

“二小姐,奴婢不服,就算是处罚奴婢,也请给奴婢一个理由啊!”看着才说了几句话就要松手大人的冷清菡,少女完全呆住了。一直因为莫舞幽的身份而作威作福的她,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势。

“理由么?好,我给你!”看着少女,冷清菡的嘴角勾起一个凛冽的弧度,“第一,我说过了,冷府只有一个主母,那就是我的娘亲,而你竟然在这里妖言惑众;其二,冷府只有我一个嫡女,你的二小姐又是从何而出,现在你倒是给我好好说说这些究竟都是谁教给你的!”

就在少女想要为自己辩解的时候,一直站在冷清菡身边的大丫鬟,忽然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朝着她的脸上就甩了一巴掌。

霎时间,少女的左脸就我那全肿的不成样子了。看着下手的女子,在场的下人都知道,从今天开始,那个所谓的二夫人就开始失势了,今天大小姐做的这一切就是要给那个准备鸠占鹊巢的女人一个警告,让她知道这冷府的女主人不是那么好当的,同时也是希望他们能够站好队,不要到时候站错了队伍,让自己难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