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宠爱无边:皇妃逆袭》下堂皇妃逆袭记 BI 宠爱无边:皇妃逆袭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0-02-10 00:04:22

《宠爱无边:皇妃逆袭》下堂皇妃逆袭记 BI 宠爱无边:皇妃逆袭年上攻 连载中

《宠爱无边:皇妃逆袭》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十玉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殷嵩,德帝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宠爱无边:皇妃逆袭》的小说,是作者十玉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夜半无人,清风逃离了燥热,恣意地在树林的墨绿色间淡淡的穿拂。漫天的星光,投影在粼粼的波面上,闪烁晶莹;远方的假山上飞过一只八哥,...展开

《宠爱无边:皇妃逆袭》免费试读

夜半无人,清风逃离了燥热,恣意地在树林的墨绿色间淡淡的穿拂。漫天的星光,投影在粼粼的波面上,闪烁晶莹;远方的假山上飞过一只八哥,唱着夜间的歌。花草间的清香,随着夜间的沉静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

经过了一天的奔波劳累,殷嵩却丝毫没有睡意。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他还是走到了考生区,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到有些考生已经安然入睡,呼吸声也此起彼伏;有的考生则紧张到辗转反侧,不能好眠。经过一个个考棚,他注意到,其中有一名考生仍然没有躺下,而是站在棚口往远方眺望。

他不禁好奇,走上前去问:“深更半夜,你为何还不就寝?”

这位考生回过神来,看清来人,拱手作揖道:“大人。夜凉如水,万物寂静,小生倒是想起来诸葛勋的‘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颇有感触,反正睡不着,就起来看看这夜景。”

殷嵩打量着这个考生,身量颀长,着一身青色衣袍,相貌堂堂,器宇不凡,一双眸子在月华下幽深的令人沉没。诸葛勋,无人不晓,但是这句诗并不是诸葛勋的名句,实则鲜为人知,要不是嫣然特别崇拜诸葛勋,把诸葛勋视为偶像,他自己也知道刚才这位考生说的这句话。他随口就能说出来,说明他是雅人深致,博学多才,不禁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那位考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道:“请容小生卖个关子。小生断言,科举出榜之日,大人就知道小生姓甚名谁了。”

此人真是好大的口气,殷嵩心想若是他恃才傲物也就算了,但若是口出狂言,此人就是个绣花枕头了,并没有多做停留,就继续往前巡视考生去了。

翌日清晨。

考生们陆陆续续都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抖擞精神,迎接即将到来的考试。殷嵩和众考官都到了现场,坐在了考场中央的台子上。

“哐~哐~~哐~~~”三声响锣声毕,考场中鸦雀无声。

殷嵩取出科举考试规则,大声念到:“本朝首次科举考试,一定公正严明。每人分发考试用纸三张,自巳时至申时为作答时间,不可提前作答,不可越时作答,不可喧哗,不可舞弊,作答完毕,将答卷交予巡考守卫,方可离场。此次考试,圣上是为了选拔贤能之士,尔等若有违抗考规的行为,一经发现,终生不得参与科举。三日之后,中榜考生只姓名将会在行宫前张榜相告。”

殷嵩话音一落,就有一队羽林军分别拿了考试作答的纸开始分发。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羽林军兵都已分发完毕。

“哐~~~”又是一声锣响,殷嵩看了看周围的几个考官,冲他们点了点头,就开始宣布这次科考的题目:“本次考题乃是‘吉士相国’,请各位先思后答。”

听到题目,有的考生很快找到了思路,下笔有神;有些则有些摸不到头脑,不知如何下笔。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那些神思游离的考生,也开始了奋笔疾书。殷嵩在监考台上坐的无聊,从上面走了下来,看看考生的情况。一个个巡视的守卫,见了殷嵩都想行礼,都被他一一制止了,此时万不可发出点什么动静来打扰这些考生。

殷嵩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又走到了昨天遇到的那个考生的考棚面前,他倒是显得非常的悠哉,这么一会了还在磨墨,看看他的作答试纸上还是一尘不染,干净的令人发指。殷嵩有些搞不明白,他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能高中皇榜的么,现在竟然还不动笔。随后他摇了摇头,边走边暗叹自己瞎Cao心,或许他自己早已胸有成竹,蓄势待发吧。

日头越来越高,考生们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为了防止汗滴在考卷上模糊了字迹只能不断的擦拭。终于第一个交卷的考生出现了,是为穿着青色衣袍的年轻男子,殷嵩定睛一看,这不是那个狂妄自大的小子么?只见他交完卷,就大步潇洒的走出考场了,随身携带之物都放在考棚里没有携带。

因为这是第一个交卷之人,几位考官都凑过头来看此人的试卷。卷面整洁干净,字迹洋洋洒洒,颇有书法家柳权的味道。殷嵩之粗略看了开头和结尾,只觉得文章有理有据,行云流水,字字珠玉,让人读起来酣畅淋漓,荡气回肠,那人可真是才思敏捷,文笔极佳,自己方才真是误会了他,再去看他的名字——萧旭,殷嵩默默记在了心中。

又过了半个时辰,才出现第二个交卷的考生。后来又有几个考生交卷,殷嵩大致都看了看,觉得和第一份考卷比起来,真是平白简单不值一提。

申时将近,大部分考生都交上了考卷,退离了考场,只剩下有几十个人,还在纠结的写着。其中有位考生,心火烧的他直挠自己的头发,考卷上也多了些他的发丝,他也想不出怎么继续写下去。

“哐~哐~哐~”锣声一响,巡考守卫将那些迟迟不上交考卷的考生的卷子强行收取,他们脸上都充满了懊恼和烦躁,带上东西就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考场,殷嵩等几个陪考官也都聚到了监考台上。

“各位大人,辛苦了,此次科举考试顺利结束,现场没有抓到一个**之人。大家一起将试卷整理整理,就可以回家了。考试虽然已经结束,但是大家还不到可以松懈的时候啊,考卷的审阅关乎着考生们的前途功名,大家可千万不要疏忽,记得明日早朝之后,大家集体到翰林院一起评阅试卷。”殷嵩看着身旁几摞厚厚的考卷,欣慰地说。

刘强首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可算是结束了,各位辛苦了。”几个考官也都边互相道“辛苦”之话,边整理好自己案前的考卷,整理完毕,则通通放入几个红木大箱子里,由殷嵩亲手给箱子上了锁。钥匙则一式两份,分别由殷嵩和羽林军都护戴京保管。

殷嵩临别之前,嘱咐戴京:“这几个箱子,非同小可,关系这我们瑞朝将来的**新秀的命运,戴将军千万不可有一丝松懈,带兵连夜护送至翰林院,派人把守。”

“末将遵命,请大人放心。”说罢,戴京一挥手,几个弟兄就分为两人一组,将几个箱子抬到了南门行宫外的马车上,亲自护送离开。

直到车马的视线消失在了殷嵩的视线了,他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科举之事还好没有差池的顺利结束,如今自己也该进宫交差了,估计皇上他也已经等的焦急了。于是,骑上侍从准备好的快马,一挥鞭,马鸣长嘶,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等到殷嵩到达皇宫,已经接近戊时三刻,御书房的灯还是亮着。贺达察看到殷嵩的到来,丝毫没有意外,直道:“殷大人,万岁爷他已经等候多时了。”

殷嵩随贺达察进入了御书房,定德帝的身影被烛光染上了一层和煦的光芒,比起来朝堂上呼风唤雨高高在上的帝王,现在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朋友。殷嵩向定德帝阐述了科举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汇报完毕,定德帝龙颜大悦:“殷爱卿,朕真是有幸有你为朕效劳。接下来阅卷的事,也不能掉以轻心,千万要将事情办妥。”

殷嵩道:“臣定竭尽全力,在所不惜。”

定德帝看到殷嵩眉眼之间的疲色,宽慰到:“天色已晚,殷爱卿早日回府歇息吧。”

“臣谢圣上体恤,也望皇上为社稷黎民着想,爱惜龙体。臣告退。”殷嵩打了个千,倒退到书房门前,转身走了。

殷嵩一走,贺达察领着敬事房的太监安大千走了进来。安公公朝着皇上行了礼,问道:“皇上,今夜要翻哪位娘娘的牌子?”

定德帝仔细看了看,案板上的几个牌子,翻了贤妃的牌子。安公公得了皇上旨意,刚要着人去祥云宫报喜,定德帝又改了主意:“慢着。贺达察,摆驾云禧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